[文章分享]勞動部是違憲部?

郭明政/政治大學法學院教授

  報載勞保遺屬給付將擴及未受被保險人扶養之兄弟姊妹。如果此一修法計畫屬實,那將是國家的災難。果真如此,勞動部可更名為違憲部,勞動部長也將是不折不扣的違憲部長。何以如此,其理由如下:

  第一,此一修法將擴大勞保的財務負擔,而使得勞保遭逢財務危機。勞動部一再宣稱,勞工保險因未有從充足準備金因有破產之虞,乃屬危言聳聽。社會年金保險財務係「量出為入」,而不需大量準備金。雖然如此,仍應力求當期收支平衡。隨著年金支出日益擴大,近期內,極可能需要動用既有結餘。勞工保險年金實施時,已有逐年提升保費以及延後退休年齡之設計,然而立法院卻另行增加提前退休之制度,使得被保險人可在年滿五十五歲時開始請領年金,因而增加勞保年金財務問題。就此,勞動部應嚴肅以對,並提出修法對策。然而,勞動部顯然未予重視,反而挖一個財務大洞,令人無法理解。

  第二,此一修法計畫,是完全無視憲法以及大法官會議解釋的違憲行為。在勞保年金實施以前,遺屬給付被視為遺產,而有類似繼承法之規定。惟此一規定,在民國九十一年大法官會議五四九號中,被認定為不符合社會保險之本旨與目的,而為違憲之宣告。據此,勞保年金之遺屬給付,遂有「受其扶養之孫子女或受其扶養之兄弟姊妹」之限制。憲法為國家之根本大法,大法官又是憲法的守護者,因此大法官會議之解釋,各政府機關無不受其約束。大法官做成五四九號之後,至少在勞保年金立法之時,有所回應。雖然如此,現行法顯然並未完全貫徹大法官之要求,亦即舉凡父母、祖父母,仍不問是否有扶養之事實,皆可領取。
就現行法,有意見者,當經由司法程序,最後聲請大法官會議解釋,請求大法官改變其立場。至於勞動部,則沒有不遵行大法官會議解釋的任何空間。既不遵行,不只勞動部長及其有關人員應由監察院糾舉或彈劾,目前的修法也應立即糾正。否則,勞動部將變成違憲部,勞動部長將變成違憲部長。

  第三,此一修法計畫,是與社會安全制度背道而馳的修法。憲法第一五五條社會保險之規定,乃是社會保險的憲法授權。針對此一授權,大法官會議復明確要求:社會保險立法務必符合社會保險的本旨與目的,而不能有所逾越。逾越者,即屬違憲之立法而無效。準此,大法官會議指明:遺屬給付性質上係所得替代,用以避免遺屬生活無依,故應以遺屬需受扶養為基礎。按社會保險所保障者,與其說是勞工等被保險人,毋寧說是每一份薪資應有的社會功能。基此,勞工保險遺屬給付,當擴及同居共財且具有扶養事實之家屬,豈是更行擴大其遺產屬性。基於同一理由,任何以基金不足為由,而欲調漲保費者,亦有違憲之問題。

  勞動部的修法,禁不起以上檢驗。勞動部無視憲法以及大法官會議,前所未有。政府部會帶頭違憲,甚且刻意違憲,不只是院際的嚴重衝突,也意味著:這個國家正快速崩解。

(原文載於自由時報《自由共和國》2015-06-01

留言

此網誌的熱門文章

〈社會福利基本法制定與否之檢討〉座談會

人口結構變遷:長期照顧制度的挑戰

【活動宣傳】社會法新秀論壇演講—跨不過的門檻:論台灣社會給付條件之合憲性(Zugang zu Sozialleistungen in Taiwan)